WHICH IS THE WAY ?
性格會調整人生的指針,帶你走到某條路上 - 黃麗群 簡單的生活和不思考的選擇,太容易達成 靈魂的殿堂,是要穿過峰巒疊起的寒冷,眼前卻還是不定數的結局 我只能信仰著迴圈中的反抗哲學,如此 存在著
今天又碰巧來到誠品

看了一本蔣勳寫的"破解梵谷"


這本書彷彿讓我回到了19世紀那個年代
那時候沒有電視 也沒有網路
畫畫  畫家 那時是一種流行的優雅

在19世紀優雅中
蔣勳由一幅幅經典的梵谷作品分析梵谷的心情和情緒
並且流露出印象派的中產階級和後印象派波希米亞的邊緣化角落


蔣勳說
那時候的巴黎
可以吃喝嫖賭  可以沒有錢
但沒有比  失落的夢想  更讓人可恥

梵谷的爸爸是一位牧師,從小耳濡目染的情況下,梵谷有著強烈的宗教信仰
對自我有一種覺得不可卸下的責任,他覺得要佈道,讓世人得到上帝的救贖。

總覺得對於梵谷自我給予的壓力
形成了一種奇怪的偏激
至少我是這麼認為

梵谷在早期的畫作中描繪了很多低下社會和勞工的畫
並且實際行動佈道信仰

梵谷的愛
追求純粹而別人不懂
卻又一廂情願的,但我覺得很酷。



可是這一廂情願對世人和地下階層的愛讓他成了陰鬱的梵谷
為了救贖跟了一個大他也帶著幾個小孩的妓女在一起

救贖
對於她是否太沉重?
在梵谷畫的這一幅女人的裸體中
震撼了我

這個裸體一點都不美
她乾扁沒有生氣
把臉埋在手中
被摧殘的肉體沒有希望的心靈
每一天只想著怎麼為了下一餐溫飽

梵谷取了她
這個女人是他的太太
但他失敗了那女人並沒有得到救贖
還是去外面接客


直到
逃離了燈紅酒綠的巴黎
和高更他們一樣
充滿夢想和藝術在離開城市的邊緣自成一派

雖然沒有富有的生活
但是他們的心中生活卻非常的快樂。



最後未了要找回自己的風格
步沉浸在印象的畫作之中
梵谷再次逃離來到了他的黃色小屋

梵谷精神一直處於不穩定的狀態
直到到根高更吵架
有一幅向日葵的作品   期待的要獻給從遠方來找梵谷的高更
畫了好幾幅畫 有兩個枕頭  兩張椅子


在鮮豔而又美麗向日葵下 強烈而又令人不能久視
就如同梵谷的愛
有時令人喘不過氣不能面對而逃離他


漸漸的梵谷精神病日益嚴重
有時甚至會拿剃刀跟在高更後面

梵谷純粹又強烈的愛
在高更離開梵谷的那一晚
梵谷把自己的耳朵割下來

梵谷的愛像如同畫一般


強烈的情感
孤獨的寂寞
熱烈又纖細的感觸
在黃色小屋梵谷走出自己的風格

每一幅畫中的每一條筆觸
每一個立體的油畫顏料
每一幅一樣的構圖不同的配色
每一條勾勒出動態流暢的線條
每一個自畫像的眼神



在蔣勳的這一本書下
我體會到了梵谷的情感  梵谷的一生

尤其是梵谷的孤獨 渴望有家的體溫




我想這一生
梵谷都不會為了畫不能紅不能賣出好價錢而崩潰
他只想要不孤獨的體溫  讓世人知道低下階層的辛勞
唯有邊緣才能控制城市主流的平衡

在現實與夢想之間的平衡點
心靈上的滿足和快樂
也許平凡才是梵谷追求的一切






平凡的梵谷  發神經的梵谷  真實的梵谷

在渴求心靈最深沉的滿足

現實社會的無力得不到平衡的梵谷


時而像小孩 時而深沉 時而眼神尖銳
都在梵谷的畫 和梵谷的自畫像中



















如果我是 梵谷  我需要一個高更
但我需要保持我的熱度
我怕傷害了你   但我又覺得孤獨

我不想跟高更吵架
更不想讓自己不能克制的精神病
迫使高更離開

我想要全世界都很好
就像共產黨的理念

但是社會總是只能像民主的意念
而且我只能隨波逐流  只能少數服從多數
卻沒有放棄的權利

更沒有梵谷世界大同心目中的理想世界
沒有屬於我的島我畫畫的風格

我更希望我沒有巴黎最可恥的失落夢想
總是期待自己擁有自我實現的預言
到最後卻淪落隊伍最後一位




如果失落的夢想都在波希米亞
而波希米亞吃不飽
我還要去喧鬧的巴黎城市嗎

那我去了巴黎
如果還不能像現在厲害的村上隆一樣
把藝術變商業  再把商業  理想成自己的風格

我還有歲月能讓自己回到黃色小屋嗎





麵包 愛情   還有夢想

平衡

太難











































沒錯

我想梵谷可能是GAY

或雙性戀吧







有興趣http://www.bookzone.com.tw/event/ct012/index.asp
創作者介紹

COCO找到我也別在我面前跟我說CHEN

宰相小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翻跟斗
  • 阿顆 聽你這樣說我有點不開心
  • 宰相小妞 於 2011/10/25 21:18 回覆

  • powerbibi200
  • 幹麻怖開心ㄚ小蕃翻!!!
  • 宰相小妞 於 2011/10/25 21: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