穢物全部把我吞噬

全部都是自找的


什麼鬼黃金兔咖啡豆 什麼鬼雨傘難畫 什麼鬼白色顏料 什麼鬼熬夜 什麼鬼分鏡 什麼鬼藝術家的濫想法
什麼鬼電台一直瘋狂放電音  什麼鬼天氣冷到炸 什麼鬼地板那麼髒  什麼鬼雨傘剪一半就軟掉  什麼鬼有人一直叮咚說安安
什麼鬼獅王顏料有夠臭有夠難聞    有夠難過
什麼鬼之後還是要認命的去吃胃藥








宰相小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