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孔塞住  只能呼吸到一點空氣
不想張開嘴
讓它這樣缺氧

雖然哭也沒有用
但平常的面具高達臨界點
不去重視的悲傷
很愛蜂擁而上

一種強大矛盾
在心中擴散
在大聲
也只聽到鬧鐘滴答
到這地步還不願撥出

睥睨我自己
可悲就這樣去死好了


知道
都在我身旁你們
卻感到好遙遠
那幾張畢業的薄片
像身後龐大
幾句溫暖的話
想要的太多還是覺得冷
我會累
也會疲憊
這夜的矛盾我一個人靜

也知道時間不停走
卻感覺到周圍的孤獨
沒有安穩的品質
每天做著無數的惡夢

凝視著自己
感受不到力量
盲目茫然失去方向

其實我一直都害怕自己後悔
然而每一次都在不斷後悔
給自己的壓力卻沒有讓自己成長

其實我根本不知道再幹麻



貪心
最後卻什麼都得不到

















宰相小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