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基的異想世界



歷史博物館展出,呈現當代藝術的重要思想,而且妮基的作品現在在世界各地都有。
她的作品結合了  藝術    雕塑   建築   3大領域。

義大利有她完成了夢想屬於自己打造的公園"塔羅公園",創意來源源自西班牙的"奎爾公園"。
瑞典也有當代藝術館展出她創造出的建築,運用鮮豔的顏色及充滿女性主義的思想。
法國巴黎也有來自她與她男人丁格烈的公共藝術噴泉。
甚至連耶路撒冷都有她堅持建置在貧民區附近的兒童公園。

陳可可大大力推薦。
原本覺得像這樣的現代藝術通常不會讓我逗留太久,
但是透過解說讓我再看作品有更一層的了解,而且一件件作品都吸引我,真的是超級棒賽。


我發現透過由自己所做出來的東西,
在讓觀眾看過之後  傳達自己的想法及意念。
好像在閱讀作品時,會讓自己內心深處某一層被釋放出來。

是一件多麼棒的事情

妮基的異想世界

妮基用當時最流行的20世紀"新寫實主義"來創作,
新寫實主義
是當時因為時代背景是經濟恐慌還有美俄冷戰時期,
藝術家想打破傳統的規範與對束縛的挑戰,

集合藝術
結合達達主義與拼貼手法,結合了生活週遭的事物或是與大自然生態的一種創作,是一種抽象的表現,
但是還是有確切的構圖以及背後的思想與觀念。

妮基不是像19世紀學院派出生的藝術家或是畫家,他不會畫畫,她是藝術素人,
曾經當過模特兒的她,有過不愉快童年的她總是充滿了歧異的思想與作為。

出身貴族世家的他在天主教學校唸書,可是妮基非常討厭那些偽善的某些教義。
在20歲那一年妮基進入精神病院,卻因此在藝術治療中獲得救贖。






美麗的人事物
是給人的第一印象,也許會帶來先入為主的印象,
雖然這種事情早已存在我們週遭,
但其實那些光鮮華麗的表面都不是真的重要。
看了PRADA惡魔也有傳達這想法的感覺,
Maybe或許這都只是一堆那些屁想法,畢竟在生活中是跟這些外表面的事物脫不了關係。


但也許至少可以選擇不要掉進深淵。







妮基的作品表現出他的腦,是異想天開的,是天馬行空的。
她的腦探討別人所沒有看見的內在,探討充滿在世界的矛盾,他的作品是二次空間矛盾。
又充滿了生活與寫實。激盡又滿足了腦袋的想法與思考。

在新寫實藝術中,妮基的作品是可以與人互動的,讓觀眾可以更貼近作品而沒有距離的感受。
讓觀眾自己去體驗就像是陷在我們常去看當代藝術時的一些展覽一樣。








妮基初期是類似浮雕藝術,她把貼近生活週遭的東西拿來創作,
或許是衣架,鈕扣,甚至刨絲器,很貴的甚至小提琴。
把它放到創作用畫板上,用石膏鑲上,在用油彩潑上去,是無機型態。

解說員說的很好,當代藝術的好處就是     "你看它是什麼,它就是什麼"。

不一定要有聖經裡面的故事或是蒙娜麗莎的微笑。





最最重要,也讓我印象很深刻又讓我深深感到震撼的是    "射擊藝術"。

妮基把顏料放入袋子裡,可能用不要的木頭公事包切半當畫板,或是床頭的床頭木板作基底。
然後用石膏覆蓋,畫面構圖也有放置一些東西,例如洋娃娃˙鞋子˙鋼絲等等。
從這裡可以看出妮基在構圖時他的思想是非常女性化也非常生活化的女人。

在展覽作品時在觀眾面前,用槍射擊那些畫作,那些包覆在石膏裡面的顏料  在順間噴射出來!!

而在這些顏料流出來畫面呈現一種無預警的創作,不像拿著畫筆畫作可以控制那些無聊的筆觸,
顏料噴射出來的那一瞬間,好像也讓妮基在創作過程中那些充滿對事情的不滿得到了抒發的管道。
也包覆了妮基對這是世界傳統對婦女觀念的不滿,射出了憤世嫉俗的邪惡。


看著那些沒有被射開的作品,在石膏的覆蓋下,凹凹凸凸。
好像一張恐怖的臉,好像就快要衝破那一層厚厚的石膏,衝破那無聊的世界,等待著被釋放  得到救贖。






"娜娜"是法國人對女性的一種稱號。
在這一系列的創作中,妮基更是有出滿對out side人的同情。
有黑色人種的娜娜,還有吉普賽女郎的娜娜。
出滿女性主義的妮基創造出他心中的"娜娜"。
活潑動態感的動作,鮮豔大膽的用色與配色,打破以往對女人只能端莊嫻熟的印象。



娜娜系列以巨大的雕塑女體展現妮基對於女性角色的反思,無邊的想像創意更令人驚艷。



這次出來很例外的買了一張明信片,
真的是超級可愛~~~~~~~~~~~~~ㄛ喝喝喝喝喝~~~~~~~~~~~~~~~~~~~~~~~~~



要不是其他太貴我大概會都買下來吧。



這次是妮基的亞洲巡迴,而第一站就是台灣,故宮之後又讓我非常"咩擠"的一個展覽。
台灣的展覽真的都非常用心,相信台灣的文化還是真的不錯的。



塔羅公園http://www.nikidesaintphalle.com/
尼斯博物館網站http://www.mamac-nice.org/

宰相小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